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学伟博客

投资与随笔

 
 
 

日志

 
 
关于我

05年退出江湖,做一点私募,空余时间读书、旅游、以茶酒会友。闲久无聊,想到证券业还有一项事没做过,于是拿出一部分资金,开了金耕信息公司,做金融投资分析软件。不喜欢大名头,就自己任命自己为技术暨运营总监。胸无大志,由此可见。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国际版推出时间在2014年  

2011-11-26 07:1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我在《亚洲证券》上发表过一篇文章《美国的未来需要中国托盘》,文章从人口红利角度提出了一个观点: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美国股市的大牛市,其最重要的推动力来自二战婴儿潮中出生的人口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普遍成了“富有的中年人”,他们年龄40左右,成家立业早已完成,需要花大钱办的置业、育儿等已办完,进入花费最小、收入最高最稳定的阶段,有了大量的余钱可用来投资。与此同时,在经历了“反叛的一代”熏陶后,年轻人的自立意识有了更大程度提高,爹有娘有不如己有,也比他们的前辈更早地具有投资意识,更早地为将来的养老问题投资。这两股力量合在一起,成为上世纪80年代后美股超级大牛市的主要动力。

但到2015年后,美国的这一人口红利将全部吃完。二战婴儿潮时出生的人将集体进入退休年龄,对股市不再是给予,而是索取。他们需要不断兑现手中的股票用来养老或保持体面的生活。到那时,美国股市就会面临一个“谁来买我的股票”的问题。

与此相反,中国的人口出生有2个波峰。一个是上世纪50年代,一个是上世纪60年代后半期到70年代末。2015年,当美国出现“谁来买我的股票”问题时,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好达到最高峰,届时,中国的劳动人口将超过9.9亿,人口年龄的中位数将达到或超过35岁,一大批在六、七十年代生育高峰时出生的人将变成“富有的中年人”,成为解决2015年后“谁来买我的股票”的美国式难题的最佳对象国——虽然印度的人口红利将超过中国,但由于社会制度和发展速度、广度上的差异,印度的人均收入和高收入人群的数量要远远低于中国,而股市的活跃是不能靠几只老虎来实现的,要靠狼群,老虎(富人)也许印度不比中国少,但狼(中等收入者)则少多了。

因此,在WTO谈判中,美国人一直坚持要将开放金融市场作为重要条件。对这一点,当时人们的普遍理解是:它说明美国人看好中国股市前景——自恋是许多国人的通病。而我理解它是一个双通道。一个通道是打通美国投资中国股票。当人口红利吃完后,可以产生高增长、高利润的公司数量会大幅减少,因此他们需要有另一个投资通道,使他们可以将资金投入到可以产生高增长、高利润的市场中。一个通道是打通中国投资美国股票,以解决其“谁来买我的股票”的问题。

两个问题相比,更重要的是后一个,因为它才是解决现实问题的根本。至于买中国股票,那是要有余钱的,如果连自己的股票都有谁来买的问题,哪来的余钱买中国股票?在重大问题上,美国人从来是很具有战略眼光,很会替自己打算盘的。

明白了上述问题,我们也就明白,开设国际版的逻辑其实早在中国加入WTO时就已奠定。也会明白,开设国际版的最大得益者是美国,而非中国。作为中国政府来说,虽然当初并没有明确讲要开设国际版,但开放从来是双通道的。既然我们已经允许外国人通过QFII投资中国股票,允许中国的企业到美国上市,那么不可避免的是我们需要有一个QDII到国外去投资国外的股票,也需要有一个国际版,让国外的企业来中国上市。因此,开设国际版,很大程度上是对当初作出的原则性承诺的一种兑现。

在WTO谈判中,中国作出了许多承诺,有的是自己想做的事,有的则是一种让步。而在所有的让步中,有的属于短期看未可行,长期看却是必然要走的路。开放金融市场就是这样一件事。你可以不答应,人家可以不签字。因此,不答应,有百害而无一利——据我所知,2001年中国如再不加入,也许就永远和WTO说再见了(见注)。答应了,有百利而无一害,因为既然中国已加入了国际大循环,既然市场经济已经不可逆转,那么,开放金融市场只是迟早的事。至于何时开放,以怎样的方式和节奏开放,主导权在我。入世10年来,人民币资本项下的可自由兑换仍遥遥无期,QFII和QDII规模仍只有区区百亿多美金,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因此,对国际版,我们可以下如下定论。

1、国际版的开设不可避免。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不可能对自己的承诺耍赖。况且从长远看,这对中国也是有利的。河东河西,潮起潮落,当中国经济的高增长期过去后,中国的投资者也要像日美投资者一样,通过全球化投资,去分享别国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

2、中国是个智慧民族、哲学民族,善于用太极手法去解决一些复杂问题。2005年,当全市场为国有股流通而忧心忡忡时,张五常说过一句话:别担心,在我看来,中国政府是很会卖股票的。果然,先把大盘干到6000点,让你们尝到甜头,原先的哭爹骂娘变成人人叫好。因此,国际版推出也主要是时机问题、节奏问题、公司选择问题。我不相信中国政府会在市场极其脆弱的时候推出国际版来砸自己的盘子,增加国内的麻烦;或者在极高的点位推出国际版,让老外猛赚国人的钱;也不相信中国政府一上来就将一大堆夕阳企业弄到中国股市中来,而是会有所选择并有所控制。

3、对非办不可但又会使大家不理解的事,舆论先行是通常的做法。国有股减持,从2001年上半年吹风,到2006年才正式启动;股指期货从2002年吹风,到2010年才正式推出,就是2个范例。而在吹风阶段,往往是利益攸关者说得最起劲。比如当年股指期货问题,吹得最起劲的就是上海金交所的相关人士。就目前来说,国际版还处在造舆论阶段,吹得最积极的还是上海市和上交所的有关人士。

因此,对国际版,我们可将它当作短期涨跌的理由之一,但实在是不必过于在意。就像2002年我预计一定是先全流通后再推出股指期货一样,我认为,国际版真正推出的时机会在2014年,届时,全球股市尤其是中国股市将处在一个大牛市的起点上。

(注:在中国申请加入WTO的同时,中国台北也在以台澎金马特别关税区又称中华台北关税区名义申请加入。按WTO规则,每一个新加入的成员,都要完成与所有成员的谈判,除非该成员放弃谈判的权力,直接以某一个成员的谈判结果为结果。只要有一个成员提出谈判要求而最终没有签下谈判协议,你就不得加入。因此,一旦被中华台北先期加入,大陆加入WTO就有可能被台独分子利用,会变成一个严重的、让我们无法接受的政治问题,比如要求和中国中央政府进行对等谈判,造成事实上的“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两个对等实体”,我们就再也没有可能加入WTO了,因为主权利益是无法牺牲的。这件事所以没发生,是因为WTO成员中有一些中国的铁杆朋友,他们始终坚持要和台湾谈判,但又迟迟“谈不拢”。这种有点“胡搅蛮缠”的做法持续了多年后,这些铁杆朋友承受的国际压力越来越大,已大到了他们无法承受的地步,纷纷向中国讨饶:对不起大哥,兄弟顶不住了,希望中国能尽快签下协议。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只有2条路可选择:要么在一些枝节问题或尽管从眼前看不一定有利,但最终一定会需要的事上作出相应的让步。要么打算永不加入,而加入WTO长远看,一定是利大于弊——看看加入后10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看看向来傲慢的俄罗斯如何放下架子,要求加入就可明白了。而且美国人也看到了这个问题,越到后来,要价越高,条件越苛刻。因此,到2001年,中国实际上已到非加入不可的节骨眼上了。好在世贸组织也特别希望中国能够加入,特意安排了中国先加入,中华台北迟24小时加入,至于谈判,一旦中国加入了,这些铁杆朋友和台北谈判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4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