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学伟博客

投资与随笔

 
 
 

日志

 
 
关于我

05年退出江湖,做一点私募,空余时间读书、旅游、以茶酒会友。闲久无聊,想到证券业还有一项事没做过,于是拿出一部分资金,开了金耕信息公司,做金融投资分析软件。不喜欢大名头,就自己任命自己为技术暨运营总监。胸无大志,由此可见。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反腐第一声——诗人叶文福(3)  

2014-09-27 08:3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964日,民革中央机关报《团结报》全文发表了诗人的《圆明园遗址》。这是叶文福1981年写的,“《将军》是为孩子们写的,《圆明园遗址》是为中华民族写的”。写这首诗前,诗人在圆明园遗址里整整走了7天,在石凳上睡了7天。写完后,诗人说:我叶文福已对得起我的祖国,对得起中华民族,对得起母亲了。

诗人再次受到打击,以莫须有罪名被逮捕,家中所有东西都被抄走。1990年,布什访问中国,将叶文福列在了要求释放人员名单中,诗人又被以莫须有的原因放出。

 

圆明园遗址

 

    谁来不落泪?这满目劫后荒芜

    飞雄流秀,如今玉殒香消,碑残日暮

    几点昏鸦,掷啄着这死去的腐败与豪华

    一枕噩梦,在废墟的苍白上无声啼哭

 

    不是怀古。没有悲哀。我已经麻木

    一页残破的史书,我在这干涸的泪水中拜读

    圆明园呵,你是强盗的光荣被海盗击碎

    狼口与虎口,撕裂了一个自负得可悲的民族……

 

    因为我们最穷,这里当然最富

    吸吮自作的鸦片,出息了强盗的歹毒

    这泼血的豪华,于草莽中的饥民究有何用

    举世无双的骄傲,难道不正闪烁着我们举世无双的痛苦

 

    我们失去的太多!失去的骨血育出了这里的荒淫无度

    我们失去的太多了!一出母体便被抽掉了脊骨

    从肌体到魂灵到语言到行动,哪一样属于我们自己

    几千年,我们的义务就是被压迫、被掠夺、被蹂躏、被杀戮

 

    血淹石头城,烽火扬州路

    人道是:伤口里长出的思想更绚丽夺目

    而我们浑身都是伤口,浑身都是圆明园

    为什么失却的希望总也不能成为种植希望的沃土

 

    没收了味蕾,我们已无法品味失却希望的痛楚

    为了苟活,将自由精制成贡品,全献予活着的耶稣

    自由呀,自由呀,耶稣在这里自由地飞扬跋扈

    没有了灵魂的躯体,在黄土中匍匐

 

    我们拥有几千年当奴隶的哲学

    一旦站起来,便像人类的童年那样怯于迈步

    如若一时间心中没有了圣坛

    我们便惊恐无措,六神无主

 

    我们很欣赏自己跪的姿态:端正、虔诚、肃穆

    跪着就有饭吃,跪着就有头颅

    生存,就意味着忍耐!忍耐!忍耐

    忍耐到寿终正寝,便是最大的幸福

 

    全部的哲理都是为了活着,为自己活着

    为领一星恩赐,故意板着正经,说自己也是最忠实的信徒

    嘴里慷慨高歌“起来”,心却在调笑起来的莽汉

    自己在鸣金收兵,却为别人狠命擂鼓

 

    圆明园,你说话吧,你说

    用你的雷霆,爆出你的悲苦蓄成的愤怒

    说吧:我就是惩罚,我就是历史的批注

    举世无双的惩罚,为什么迟迟不结举世无双的醒悟

 

    谁说我们没光荣呢?是谁在说我们没有光荣

    谁不知道我们有值得自豪的列宗列祖

    五千年,长江淘不尽风流人物

    而哪一份光荣,不是载负帝王列车的枕木

 

    谁说我们没有光荣?是谁在说我们没有光荣

    难道不该同时铭记这类奇耻大辱

    难道不该查一查是谁杀害了屈原、岳飞、张志新

    难道不该思考为什么一出出雄壮的诗剧,总以悲剧结束

 

    谁说我们没有光荣呢?谁能否定我们无上的光荣

    我是说,多少宫殿恰是在一片无耻的颂歌中倾覆

    我是说,光荣的祖先盼望的是更光荣的后来者

    孙中山穿中山服,并不要求我们死守中山服

 

    我们有的是光荣,也有的是耻辱

    光荣和耻辱都是民族的财富

    不要去伪装历史,不要把耻辱装扮成光荣

    歪曲历史,只会导致历史的重复

 

    岁月呵,稀释了多少无法咽忍的错误

    多少颂歌,难道还听不出其中的企图

    跋涉艰难,就不能死盯住漂亮的鼻尖

    且把锐敏的目光,照看崎岖的山路

 

    呵,这哀哀乱石缝中纤纤瘦草

    这一弯斜月,这月下奔突的狐兔

    谁也无法解释,大地忍辱把一个旧梦镌刻在这里

    凄惨的旧梦才是绚丽的新梦的母腹

 

    是的,这是千秋万代的耻辱

    废墟在诉说:我们祖传的玉玺被前进的时间所征服

    我油然想起塞拉西的宝剑,吴哥的铜佛,巴列维的别墅

    腐朽的显赫,不都一夜间痛苦地进了历史的窗橱

 

    呵,这是思想的废墟,阴私的恶臭

    当为子孙痛定思痛,刮骨疗毒

    与其在颐和园留连忘返,乐不思蜀

    莫如在这残廊断柱间沉痛地回顾

 

    感谢呵,感谢那一柱烛天恨火

    留下这创痛的回忆,皇冠上的血污

    这残破的美,泪浸的诗,我们活该有这苍白的记忆

    中世纪的迷梦,看吧:这离离荒草便是归宿

 

    就这样留予后人吧,不要修补

    修补旧梦,又需聘请黑夜当保姆

    这发霉的历史只有经一代一代目光的摊晒

    新生活的哲理才会破土而出……

——1981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