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学伟博客

投资与随笔

 
 
 

日志

 
 
关于我

05年退出江湖,做一点私募,空余时间读书、旅游、以茶酒会友。闲久无聊,想到证券业还有一项事没做过,于是拿出一部分资金,开了金耕信息公司,做金融投资分析软件。不喜欢大名头,就自己任命自己为技术暨运营总监。胸无大志,由此可见。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金学伟:把准脉搏,跟对节奏  

2016-01-23 05:2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读者问:为什么价值峰线和底线的计算方法不同;发表价值线是否想告诉我们,最终要到价值底线附近?

第一个问题简单:趋势永远向上是股市的基本规律,一山更比一山低不合这规律,所以要直接用历史最高点和价值中线的1.333倍来计算;同理,一谷更比一谷高符合基本规律,所以要综合历史最低点、远期低点和近期低点来算。底线和峰线的不同计算方法,反映的是一个基本思路:一切理论和方法,都首先要符合股市的本质与元规律,而不能是简单的“实践中来”,如此才会长期有效。

第二个问题可从2个方面说。一般讲,不同的方法、理论都有它的用处,所以我喜欢把它们分门别类,归到不同系统里,比如分析预测系统、观察判断系统、定位系统、交易系统,让它们各司其职,而不管它是基本分析或技术分析。价值线属价格定位指标,虽然也有一定的预测功能,但主要是告诉我们市场已到什么位置,要注意点什么,而不是告诉我们哪个位置一定会到。

其次是我再三强调的,一切分析预测都是一种选项、一种可能,能否成为现实,有很多变数,因为市场有规律,也有随机性,处理好规律与随机、混沌和秩序的关系,是我们常遇到的挑战之一。因此,对任何一轮趋势,我都会有一些大致的目标预测,但不会将其中的一个作为铁定目标,坚信不疑,大肆喧哗。凡是喜欢做“XX不是梦”的大肆喧哗的,不是因为太嫩,思想方法太简单,就是有别的企图。偶尔一次成功,不足为训。

当然,不同目标会有不同的达成概率,到达后也会有不同的转势概率。正确的做法有3个。

一是把转势概率较高的目标当做观察点,动用你的趋势判断系统去观察趋势健康程度,而非简单地按预测操作。

二是在该目标通过无虞情况下再启用下一个目标,也就是我常说的,“我们是长期论者,也是阶段论者”。预测要开放,不要轻易设限,确定时要有阶段论,如此才能保持一种弹性(不是摇摆性)。

三是树立极值概念。极值有交易性的,也有趋势性的。交易性极值如k线长度、分形长度、动量表现等,范围较广,弹性较大。趋势性极值相对简单,就是趋势运行到某一个极限位置。价值底线是一种趋势性极值,“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到那个位置,但只要到,我一定会认为熊市到底了”,这才是正确态度。

完成了读者解答,我们进入新的序列——时间周期分析。

时间周期常被我们连在一起讲,但实际上是2个互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概念。联系,是它们都为完成同一个任务:从时间上把握市场的波动点和转折点。区别,是它们遵循2种定律——波动律和周期律。

先从波动律讲起。

去年78日下午,我在群里突然发了一篇《摸她一下就如何》的帖子。这是5178点下跌后首次叫大家抄底,因此第二天的3373点反弹后,群友一片惊叹,认为很神。我说一点不神,它就是一个简单的鲁卡斯数列:5178点下跌后,第4711天,都出现了明显波动,有的是反弹后再次下跌,有的是见低点后反弹,根据鲁卡斯数列,11之后就是18,也就是79日。

这个案例也用到了极值概念:从6254720点的分形高点到78日为止,分形长度已达9个交易日。一个下降分形的长度达到1011个交易日,通常就是一个交易性极值。本周2844点的反弹同样如此。

对时间——波动律,我们一般是用数列完成的。最常见的是鲁卡斯数列和斐波那契数列。斐波那契数列大家很熟,就是3581321……每2个相邻数字相加,就是后面一个数字。鲁卡斯数列做期货的比较熟,做股票的现在也有很多人开始了解了,那就是47111829……也是每2个相邻数字相加等于后一个数字。还有第三个数列,只有极个别人知道,先卖个关子,以后再说。

用数列把握波动节奏与韵律,是一种简便方法,其有效性也是经过历史检验的。举例说,2006年底我预测牛市最高点会在200710月,因为从200162245点开始,一系列的重大波动几乎都在第471118个月后出现,连998点出现的时间也只比鲁卡斯数列的47多一个月,这样,在2245点后的第76月产生高点的概率就很高了。还有2013年的1849点,用月线去数一下,你也可看到一个显著的鲁卡斯数列。

甚至,去年8月的2850点,也是鲁卡斯数列在周线上的表现。

18日专栏中,我把今年第一个时间窗口定在1月,也是根据鲁卡斯数列推算的。当然,用斐波那契数列推算,还可得到2月份为时间窗口的结果。当2个数列推算的时间窗口相邻,实际的走势会变得比较复杂、混沌,因为由自然规律产生的“自然力”会比较分散,影响到实际的反弹力道。

朋友们会说,不就是用数列来数数k线?这么简单,那我也会了。但先别高兴,科学的任务就是证伪。科学本身也是能被证伪的,否则就成了神学。并不是所有的波动点都可用数列法来捕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5178点,用任何数列法去判断,都很勉强。也不是所有时间窗口都必然会产生转折。因为市场本身就带有随机性,不会完全按某种规则走。

哪怕真按规则走了,你也无法确定这一次的波动大小,因为时间波动律只能告诉我们此时会出现一次波动,但无法告诉我们波动大小,尤其当前面的各波动点与数列的密配程度不是很严整时。遇到这种情况,可先用其他方法分析,其他方法也无法得出明确结论,就先用交易系统,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地来应付一段,等趋势迹象明朗后再做最后判定。因为投资归根到底,不是预测未来的游戏,而是用合理策略,把握身边机会的游戏。比尔·威廉姆斯的这句话,在任何时候对我们都是有益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0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